新筆趣閣 > 其他小說 > 茶女當自強 > 正文卷 第206章
    那是許弋的心里話,在她心中容成夜就像是一個神話,而她就是那個神話的擁護者,每一次見到都會臉紅心跳。

      只是她,此刻卻明白容成夜只是為了和她一起笑一笑。

      原來她還沒有想過這件事,就在那一刻,在許弋宮墻頭遇見了來拜見陛下的容成夜,還記得那時,他說的第一句話。

      “許大人,這不是我的錯!

      作為許弋的身份,她根本不用來做什么女官,只因為她的父親想和她結為夫妻,而她早有心意,到底不肯進宮。

      此時一向落落大方的她,少有的紅臉,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  在如此女兒家,許弋的神情,容成夜卻仿佛根本沒看見。

      只淡淡道“聽說皇兄要把事情交給許大人,本王這才放心幾分,只是在府里等了許大人許久,卻遲遲不見許大人來問訊,于是只好自動送上門!

      聽到這番話,許弋好奇地瞪大了眼睛,盯著前面的人,黑白分明的眼睛里,閃過一絲好奇。

      她的臉變得通紅,她不明白為什么她這么好端端地要去廉親王府。

      一直聰明如她也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  “許大人怎么想的?“

      因未說話,便被容成用扇子敲了一下前額,不重不重,只覺得十分親昵,只是這種感覺并沒有停留很久,她被這樣一驚,忽然想起了陛下的話。

      “廉親王早上經過這樣的場面,實在有損王室的威嚴,此事必須一查到底,也該整修一下這后宮的風氣!”

      想起這件事,許弋突然變明,原來廉親王是第一個見到尸體的人,也是他向陛下報告這件事的。

      只是許弋不明白,他說出這件事,有本事能幫禾苗,讓她不必受人威脅,卻沒想到讓她更添了牢獄之災。

      ”正是許弋辦事不周,又求王爺原諒。

      國王”

      “王爺既然到了這里,必有要事要說,又請王爺再盡可能詳細地告知過去?!?

      許弋有些自嘲地笑了,原以為他是故意來和自己打招呼的,看來是她想多了。

      只是臉稍微變了一下,不過很快就恢復過來了。

      而且許弋本以為容成夜有意來見自己,那也是有要事要說,只是沒想到廉親王卻笑道“許大人想知道些什么?有沒有人跟許大人說過本王?”

      廉親王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,他的問題有點奇怪,許弋自詡聰明,但此時卻聽不懂廉親王的話,是希望別人提及自己還是不希望自己?今天從宮女那里他聽說禾苗被當作嫌犯,心急卻不能直言實情,怕給禾苗添了更多麻煩。

      四處尋找許弋想說明情況,但苦于一直找不到她的消息。

      可是現在看著許弋的樣子,他倒也是知道,禾苗并沒有說出任何有關他的事。

      這姑娘還真是守口如瓶,她那份固執,是著宮里許多人所沒有的。

      她堅持自己所堅持的,不管要付出怎樣的代價,答應別人的,覺得不該做的就絕對不會說出來。

      許弋抬起頭來,望著廉親王容光煥發的夜空,他今天穿的翠色長衫,倒平添了幾分儒雅之氣,若不是眉頭緊鎖,倒是風流怡然。

      “王爺還真妙人,說的話許弋還不明白,只是陛下派許弋去查此事,說這事是王爺發現的,事關皇室正派,更要查問嚴查,這番不知王爺見過什么?

      聽得這番話的許弋,雖然覺得自己的話有點怪異,但并不覺得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  早上她從慎刑司出來,繞過小道,理清了思路,此刻卻被容成黑夜堵住了,而他今天卻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  起碼和記憶中的他不一樣。

      他的問話,讓容成夜不閉戶地微笑著。

      容成天聽了,只是搖著頭說“本王不是皇室的人嗎?許老師,這句話應該是不對的”

      “這個宮中的御林軍,個個都是身強力壯,武藝高強的兵士,尤其是分隊長,都是戰場上立下了汗馬功勞,這樣的人,竟會在宮中被人無聲無息地殺了,這事可使皇兄心煩??!”

      “若大人真打算隨便屈打成招一個小宮女,到時讓王爺懷疑許大人的能力!”

      容夜可是陛下的近臣,也就是容夜的皇弟,自然更懂得容夜幾分。

      這樣一場轟轟烈烈的調查,與其說是為了保住皇位。

      與其說是他這個皇帝嗅到了危險的氣息。

      許弋也是明白人,這么一說,更是明白事情需要查個水落石出,不能如青儀所想,隨便找個人交上去就好了。

      只是許弋聽了容日夜的話,總覺得有什么不對勁罷了。

      雖然明白了這件事如果不能解決明白了,以后如果再發生這樣的事,她和青儀二人就首當其沖被陛下問罪!容成夜這樣的一句話,的確讓許弋驚呆了,此時她也算是鎮定了。

      只稍稍想起了剛才容成夜說的話,立刻笑了起來,看著容成夜輕輕哼了一聲。

      “哦?廉親王果然勤政愛民,這件事宮中的小事不止一件,竟讓王爺如此心悅誠服,看來許弋卻是想抓住機會?!?

      許弋這樣驚慌地說著,但眼神里卻有一絲狡猾,她雖然低著頭,卻看著容成夜唇角不易察覺的一翹。

      接著道“廉親王,既然已經主動找到許弋了,不如幫許弋想出一個辦法,你應該知道,這件事的進展不如人?!?

      ”“這件案子頗有些離奇,大小證物極少,只有一件血衣,但那女子身形纖纖,更不會武藝,與那劉青也算得上是日日夜夜無怨無悔,此時此刻她不認罪,若無良法尋得真兇。

      許弋不稱職啊,大可象王爺說的那樣,屈打成招

      許弋望著夜色中的容顏,臉上不易覺察的冰冷了幾分,臉上三分焦急,看在許弋的眼里,心里有些吃味。

      這位才女博學多才,能飽讀詩書,但遇上這種情話,又是一肚子的雞腸,難以乘船。

      “許弋大人有什么意思?試一試本王?”

      容成夜斜望著許弋,只看見她眼中那幾分得意,他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什么,只是他不說,反問了回去。

      此時許弋微微一笑,身子向后退了一步,她本不是故意在這里為難容成夜,能和他說話,心里也是很高興,只是看著廉親王的樣子,似乎和禾苗宮女有什么關系,才讓她感到疑惑。

      眼珠一轉,斜視著旁邊的桃花枝。

      “王爺誤會了,許弋可沒那么大膽,只是許弋好奇,一向百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廉親王,什么時候為了一個宮女竟如此操心。

      “許弋是個好色之徒,要是王爺說出你和她的關系,許弋答應王爺,兩天內就查出來真兇,而且連她一根汗毛都不動!”

      “成交了嗎?“

      。

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5分彩骗局大揭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