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其他小說 > 雪嘯鳳歌 > 第三十八章 群雄聚 風雨如晦

第三十八章 群雄聚 風雨如晦

    狂風驟起,海浪翻涌,冥海之上的青天此刻已是一片昏暗,黑云低飛,猶似被濃墨潑灑浸染過后般沉重地壓在深藍的海面上,不僅使人感到沉悶,更生絕望之情。

    葉庭雪他們行至冥海海邊時所見便是這樣的景致。

    只見群雄聚集,人聲鼎沸,嘈雜之音幾乎要蓋過著呼嘯而過的風聲同那洶涌的海浪聲。

    各門各派的弟子都跟隨著自己門派的掌門人身后,湊在一起相互點頭寒暄幾句,而后又分開來各自站定。

    迦陽放眼望去,只見穹武山莊、四大世家皆在,天狼谷的弟子竟也三三兩兩的分別立于冥海邊上說話,還有許多江湖上的小幫小派,以及獨來獨往的江湖游俠,只是不見逍遙宮的人,也并未看見魔教出沒。

    他心想魔教定然是躲在暗處,抱著看好戲的一顆心,仔細觀察著這海邊眾人的一舉一動。

    再看他們三人皆是喬裝打扮了一番,迦陽將自己扮作昨日那般的虬髯大漢,而葉庭雪則青絲高束做了一翩翩公子,倒是桑塵改變最少,只在唇上貼了兩條假的胡須。

    “庭雪,你確定昨日與你們正面沖突的那幾人是魔教之人?”迦陽低聲詢問葉庭雪有關于昨日他們分開后的情況。

    葉庭雪其實在此前也并不懂什么正道魔教之分,但自從離開白澤雪原后種種所見所聽,便知曉這江湖中人,將正氣俠義的門派都歸于正道,而魔教則皆是無惡不作,十惡不赦的人。

    而圣嬰教在迦陽口中聽來,也被他稱之為魔教。

    那么,既然這世間自有判定,認定了圣嬰教便是魔教,那她也唯有接受這樣的規矩,她只得順著迦陽的話說下去,“沒錯,他們的樣子應當不是正道上的弟子?!?

    “只是今日并未見到魔教中人,但他們應是絕不會在此時離開冥海的,那想必便是躲藏在暗處,暗中觀察形勢?!卞汝柍闹軓埻艘谎?。

    葉庭雪也并未發現歌鳳缺他們的蹤跡,不知他們是從冥海離開抑或是如迦陽所言那般,她悄聲說:“我們先躲在那巨石后看看,待人聚集的多了,再悄悄走近,以免打草驚蛇?!?

    迦陽同桑塵都點了點頭,三人便先至群雄聚集處后的一巨石后遮掩身子,靜觀其變。

    此時只聽一高亢猶如洪鐘般的聲音響起,他說話間用了幾分內力,傳音功力之強使得這在場的所有人皆聽得一清二楚,“各位英豪,今日大家齊聚于此,想必都是為了一件共同的事情而來,那么本座在此也就不多同大家寒暄,便說說今日這尋劍大會的規矩,好讓各位都知曉?!?

    “這說話之人是誰?”葉庭雪嘆他內力極為深厚,這幾句話說來,令自己的耳朵都被震得有些疼痛。

    “此人,是我師傅?!卞汝栆谎畚纯茨侨?,卻已經辨識出他的聲音,與他朝夕相處,傳授他武功的師傅,穹武山莊北山掌座清淵。

    葉庭雪和桑塵皆是一愣,都沒有想到此人竟是迦陽的師傅,桑塵不禁起了好奇之心探了些身子去瞧上一瞧。

    “迦陽大哥,我原以為這說話之人這般厲害會是個白發翩然,清風道骨的老人,卻不想只有四十來歲的模樣?!卞汝柺栈啬抗?,向里站了些,望著迦陽說到。

    “師傅他少年得志,天賦極高,而立之年便已是這天下一等一的高手了?!卞汝栒f起自己的師傅清淵來,眉宇間頓時生了幾分飛揚之色,眸中皆是欽佩尊敬之情。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,看來穹武山莊的掌門是沒有來了?!比~庭雪點點頭,“但見穹武山莊的掌座已是如此厲害,難怪常聽你提及說穹武山莊是江湖第一大門派?!?

    迦陽輕笑,“據我所知,掌門應該還閉關未出,所以此次未來?!?

    “庭雪姑娘,迦陽大哥,你們聽?!鄙m忽然喚他們仔細聆聽。

    只聽得巨石那邊,清淵還未開口,便有一年輕男子高聲搶了一句:“穹武山莊的北山掌座便快些說吧,大家伙可沒工夫在此耽擱這么多的時日?!?

    也不知是何門何派的弟子,此時耳邊又響起一句:“是啊,快說吧?!?

    如此一來,便有弟子三言兩語,此起彼伏地開了口,唯有當本門本派的掌門出言制止時方才停下來。

    “大家切莫心急,此次尋劍大會的規則其實十分簡單,只需每個門派各出三名弟子,進行一一對決,最后選出三個輸掉之人進入冥海一探究竟?!鼻鍦Y如是說到,“冥海雖深不可測,但本門卻尋到了進入冥海的法寶,便是這冥水葉?!彼麚P起手來,只見那三枚冥水葉,赫然與葉庭雪他們所得的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“你的師傅怎么會有此物?”葉庭雪心中不免疑惑,“難道此物是隨處可得的?”若是如此,那夜蘇也不必特意來送予他們。

    迦陽搖搖頭,劍眉微蹙,“我也不知,先看看再說?!毙闹袇s在想這冥水葉師傅究竟是從何處得來?

    “什么!輸了的人!憑什么要輸了的人去?”清淵話音才落,便在群雄中引起一陣不滿。

    “是啊,輸了的人顯然是武功較弱之人,卻要被派去冥海海底,不是叫我們自尋死路嗎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這規矩實在是讓人不服?!?

    霎時間,人群中議論紛紛,各派弟子爭相說起話來,甚至有的便已推拒不愿上前參加比武,有的還將門派中其他的人推舉出去,只盼著這災禍不要降臨在自己的頭上。

    “大家先靜一靜,聽本座說?!鼻鍦Y那震耳欲聾的聲音又再次響起,“本座手上的冥水葉已為大家準備好,不至讓大家葬身冥海,至于為何要挑選輸了的人下海打探,是各門派之主同本座商量的結果?!?

    他見所有人都安靜下來,不再吵吵鬧鬧,又接著道:“這比武本就是愿賭服輸,輸了的人便要按照尋劍大會的規矩來辦事,若是有哪位不愿參加,現在便可離開,本座絕不會阻礙?!?

    “北山掌座同諸位世家的門主可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盤,以弟子性命作為尋覓龍淵劍的手段,不顧其生死,竟還能美其名曰愿賭服輸,比武規矩,真是可笑?!卞汝柭犃诉@女聲,便側目暗中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見這說話的女子,白衣蹁躚,偏的衣角上繡著兩只獠牙利齒的兇猛狼頭,一眼就認出這是天狼谷的人。

    迦陽收回目光,恰好對上葉庭雪緊蹙的秀眉,“庭雪?!彼麊舅宦?,這一聲輕喚的含義,葉庭雪卻了然于心。

    迦陽起先也并不知道,此主意竟是由他師傅同各派門主所想出來的,今日親耳所聽,想必他也是震驚不已。

    “師傅此舉,實在是讓我難受?!卞汝枌⑿闹兴胝f出,絲毫也不去隱瞞葉庭雪,“他自幼教我做人做事的道理,要對得起天地,對得起身邊所愛,不可泯滅良知?!笨墒?,可是師傅他現在,卻又在做什么呢?

    葉庭雪知道他此刻心中有怒氣,便出言安慰道:“迦陽,你先別急,待此事了解,便去當面問問你師傅,解開你心中所有的疑問?!?

    迦陽聽見她輕靈的聲音在耳畔響起,心便漸漸地靜下來,他閉目,“你說的不錯,我不應這般急躁?!?

    “庭雪姑娘,迦陽大哥,你們看?!鄙m時刻關注著巨石那邊的情況,眼下見有情況有變化,便又出聲喚他們二人。

    葉庭雪同迦陽一道探出些身子朝前方望去,只見這比武已經是要開始的架勢,方才那些議論紛紛的人眼下也默不作聲了去。

    “敢問那位愿意率先出來迎戰?”清淵高聲問到。

    “我來?!蔽匆娖淙?,先聞其聲,走出來的是位身著碧衫的女子,只見她手持長劍,朝著群雄握拳拱手,算是見過了大家。

    在場之人,起初都是不愿做那出頭鳥的,生怕自己若是輸了會被投入冥海,便都在人群中當那縮頭烏龜,但眼下又見竟是被一女子搶了先,皆覺著臉上過不去,惱恨自己沒有先踏出一步,男子漢大丈夫竟也不如這秀美女子來的干脆果決。

    葉庭雪循著那女子的方向看去,只見她眉目溫婉柔美,兩頰之上皆有一淺淺的梨渦,不知為何看著竟覺著萬分親切,好似多年前曾見過那般。

    只聽那女子又道:“小女葉氏葉霜晴,請問哪位豪杰愿意上來與小女子比拼?”她朗聲,絲毫也不畏懼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葉門主的女兒,沒想到竟是這樣大了,果然亭亭玉立?!鼻鍦Y微微點頭,眸中有稱贊之意,如是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葉氏?”葉庭雪蹙眉,不知為何竟是有些頭疼,從前在夢里所見的那些畫面又零星地閃現出來,她強忍不適,不愿去想。

    “葉氏同為五大世家之一,只是近幾年愈發的低調,不問江湖世事了,只是不知此次為何會來參加尋劍大會?!卞汝栒f起此事也覺得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?!?

    “會不會是……”桑塵話音未落,便聽得似有破風之聲,原是有人飛出人群,立于了那葉霜晴對面,想來是要同她一決高下了。

    “有人出去了?”葉庭雪見人群漸漸向前聚集,便有些看不清里面發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起風了?!卞汝柼?,只見天穹之上,烏云密布,怕是一場疾風驟雨。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5分彩骗局大揭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