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夢山傳 > 正文卷 第一百零三章 無間 航船誤入血海灣

正文卷 第一百零三章 無間 航船誤入血海灣

    可是,這時卻見他的兩個長工扛著漁貨從不遠處走過來。

    “你們!沒事了嗎!”潼貫驚喜的疾步跑過去,看到兩個長工喊道。

    兩個長工相互看了對方一眼,疑惑的再看向潼貫,說道:“老板,我們能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潼貫一愣,隨即說道:“沒事就好,這次出海是我太疏忽了?!?

    “差點讓你們葬身大海!你們快去好好休息一下,我來搬貨?!?

    兩個長工更加疑惑了,其中一個矮個子長工問道:“老板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們今日未有出過海???你不是說海上起大風,沙石灣很危險,不出海了嗎?”

    潼貫愣在原地,他不可思議的自語道:“難道,方才發生的一切都是夢境!”

    “絕對不可能!”

    他又看了看眼前的兩個長工,他再熟悉不過,可是此時,他卻脊背有些發涼。

    還有街上的所有人,他總覺得很不對勁。

    這時,矮個子長工指著潼貫的衣兜說道:“老板,你口袋里閃光的東西是何物?”

    潼貫看了一眼衣兜,趕緊掏了出來,放在手心里。

    “魚眼?”他驚道。

    兩個長工也湊過來看到說:“好大的魚眼!”

    這顆魚眼如雞蛋一般大小,閃著金色和白色的柔光,血紅色的瞳仁。

    潼貫攥緊魚眼,說道:“這東西,看著邪門,不知道是何時何人放到我的袋中的?!?

    那個矮個子長工用胳膊肘頂了頂身邊另一個長工,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先離開。

    “老板,我們先去把貨放入冰窖里?!卑珎€子長工堆著笑臉說道。

    潼貫點點頭,似乎還在思考著著魚眼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這魚眼,如今正是潼寨的地根?!秉S悲靠在船艙門框邊,抱著雙臂說道。

    祁然星笑了笑說道:“黃把頭,且是不等我把故事講完,你便要攔住我?”

    “有何好講的!世道不堪,身邊人竟是處心積慮想要自己命的人!說多無益!”

    “那兩個狼心狗肺的長工,童總把頭幾乎豁出性命也要保全他們?!?

    “還不是憐他們家有老小要照顧,而他總是自己一人,毫無牽掛?!?

    “可是,后來換來的是什么!他們覬覦魚眼!不擇手段的發動鄉眾?!?

    “迫害總把頭,生生的將他逼瘋了!”

    “這些說出來,只會增添恨意!”黃悲怒喝道。

    祁然星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:“壞人,為何最后總被好人殺死?因為,壞人動了善念?!?

    “世間之事、之人并不都是非黑即白,灰色地帶更加深不可測?!?

    說罷,卻見船把頭疾步走了過來,對黃悲說道:“黃把頭,海上突起大霧?!?

    段斯續幾人聽到此情況,皆起身走出了船艙外。

    只見,航船周圍皆是白蒙蒙一片,不見任何東西,只聽見海水嘩嘩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大家小心!船員降帆,不要改變舵盤方向,一直往前?!秉S悲命令道。

    眾船員開始聽從命各自做好自己的事情,祁然星有些佩服的說道:“黃把頭,你竟是有如此才能,卻為何不愿意去爭一爭?!?

    黃悲側頭看了一眼祁然星,說道:“爭?我不是已經準備與你一起去爭了嗎?”

    “這倒也是,不過,黃把頭記得手下留情,別害我。哈哈哈!”祁然星大笑著,向船艙內走去。

    段斯續、薛聞和齊行也一起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祁兄,這魚眼到底是何物?”薛聞還是忍不住問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鮫人的眼睛,它們本就是應海而生,應海而活?!逼钊恍谴鸬?。

    段斯續說道:“它們可以操縱海里任何的生物,而且還可以轉換時間?!?

    “轉換時間?”薛聞繼續問道。

    “是,想必潼貫之所以會看到長工安然無事的搬貨,而且根本就就不得發生了何事?!?

    “正是因為這鮫人眼睛的力量,它將時間轉換成了海難之前?!倍嗡估m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鮫人為何要助潼貫?”薛聞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便是不得而知了?!逼钊恍菗u搖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有古怪!”齊行忽然起身向外疾步走去,段斯續三人也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就見,航船周圍的白霧中,有數不清的其他航船向著他們駛來。

    “糟了,有海賊!”舵手喊道。

    黃悲抽出軟劍,喊道:“準備戰斗!”

    薛聞也拔出手中的劍,護著身后的祁然星。

    齊行卻仍是未有任何動作,他只是不停地向四周環顧著。

    “這是幻境!不是真正的船只!”齊行說道。

    話音剛落,一滴水滴滴在了祁然星的臉上,他摸了一下,看到竟是一手的血紅。

    他剛抬起頭像白茫茫一片的天空望去,那雨水便開始向開了閘一樣嘩嘩的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紅雨?”祁然星驚道。

    段斯續皺眉道:“不是紅雨,是血雨?!?

    “血?!這么多!”祁然星繼續驚訝道。

    “黃把頭,我們似乎進了血海峽灣,怎么辦?”船把頭急問道。

    黃悲此時也不知道該怎么辦,她轉身跑向段斯續他們,說道:“方才大霧,我們闖進了血海峽灣,該如何是好?!?

    “血海峽灣被稱為海船墓地,所有進入這條峽灣的船只都會被血雨漸漸融化?!?

    “而船上的人,也會被困死在血海中?!倍嗡估m嚴肅道。

    “現在怎么辦?”黃悲焦急道。

    段斯續卻說道:“沒有辦法,只能趕緊將船開出去?!?

    “這血雨是萬年來的怨氣所致,戾氣極大,不是那你我可以對付的?!?

    “若是硬來,只會加速血雨對船只的傷害?!?

    祁然星抹了一下臉上的血色雨水,放在鼻下聞了聞。

    他忽然驚喜的似乎想到了什么,隨即他拍了拍手,對齊行說道:“你水性如何?”

    “可以?!饼R行點頭道。

    “與我一起下海,這血雨的源頭就在下面?!逼钊恍切赜谐芍竦?。

    “好?!饼R行應道。

    段斯續趕緊喊道:“你們,小心?!?

    “不用擔心我,你就想著小行行便好。哈哈哈!”祁然星在這危機關頭還不忘調侃一番段斯續。

    著實讓她很是無奈,她對齊行說道:“你,”

    不等,段斯續說完,齊行便脫下了斷情袈裟放在她的手中,溫柔道:“護好袈裟,等我回來?!?

    “好?!倍嗡估m答道。

    齊行和祁然星飛身跳上了船沿,跳進了紫紅色的大海里,很快便不見了蹤影。

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5分彩骗局大揭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