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穿越小說 > 丞相大人今天造反不 > 第221章 月展清和掖王
    月展清帶著丫鬟正性質濃厚的逛街,從她這個位置看過去,正好能夠看到。

    月展清清冷的性子,一般不會出府,并且,她也不能夠經常出府。

    昨天就出來過,今天又出來,看來她替嫁也不是沒有好處,這尚書府的主母,都不限制她的自由了。

    可不能因為有了自由,就直接開始對她出手吧,雖然還沒有證據,可她的直覺是沒有錯的。

    前世,她就巴不得弄死自己,不過是嫉妒她有個寵愛她的夫君,而她為顧掖出謀劃策,顧掖不過是需要她而已,不會多么過分的寵愛她。

    寵幸可以有,但寵愛,就不要肖想了,顧掖。

    想到那個人,她得找機會讓太子對他產生懷疑,而不是什么都不做。

    現在太子雖然對他留有心眼,可依然還是相信顧掖為他謀劃的事,想要離間這兩人,可不那么容易啊。

    正想遠了,一看人卻不見了,沒過多久,又看到她從醉香樓的大門進來,不過,只有她一個人。

    她身邊的丫鬟哪里去了?該死的,她一走神,竟然沒看到。

    “惜顏……”

    悄聲在惜顏耳邊說了什么,惜顏點點頭,立刻起身離開,直接出了醉香樓。

    正好此刻,小二把菜上上來,另一個人則領著月展清上了二樓的雅間。

    這醉香樓消費可不低,就說她在大廳里吃,至少也是五兩銀子起步,這里面的菜好是好,可也是真的貴啊。

    而雅間就更不用說了,就算不吃飯,你干坐著,最少也得先付個十兩銀子,吃東西另算。

    這月展清是飛黃騰達了,沒記錯的話,她一個庶女,在尚書府一個月的月銀,頂天了也就五兩吧。

    就算加上陳氏的月銀,一個月最多也就二十兩月銀,這樓上一坐,點點菜什么的,一個月的月銀可就沒了,真有意思。

    而更有意思的是,月展清前腳剛上二樓,后腳,她就看到顧掖也來了醉香樓,也上了二樓。

    看來這掖王傷的并不重,這才短短幾天時間,就能夠行動自如了,就是不知道,耶律蠻兒怎么樣了。

    “非花,去看掖王是去見誰,小心一點?!?

    今天來醉香樓,估計會讓她有意外的收獲,非花點點頭,轉身就朝二樓走去。

    月展顏則慢條斯理的吃著菜,琳翠什么也不會,只有陪著月展顏吃飯。

    等沒什么特別的人了,她才把注意力轉移到大廳之中,這時候,三五好友一桌,喝了點小酒,話題自然也就打開了。

    就月展顏旁邊的桌子,四個人坐在一張桌上吃飯,其中有兩個就成了家,而好巧不巧的,他們兩個的夫人,就在月展顏的胭脂鋪買了胭脂。

    只見兩人各自提到自家夫人,其中一人道:“張兄,嫂子的臉可是治好了?”

    “唉,別提了,想要治好,至少得五十兩銀子,可那丞相夫人就給了十兩銀子就打發了?!?

    “我那內子也是,這當官的夫人良心太黑了,這不明擺著坑我們這些老百姓嗎?!?

    “唉,我聽說昨天那夫人還給在場的人下毒,好像還死了兩個,人家去報官,你們知道那當官的怎么說的嗎?”

    “怎么說?”

    “那當官的說,人家可是丞相夫人,不就死兩個人,他們管不了這事?!?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若是真的,那這夫人心腸也太狠毒了,他們就是官官相護,丞相難不成只手遮天?!?

    “那就不知道了,小心禍從口出啊,那丞相夫人,以后看到,還是離遠一點好,說不定那天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?!?

    “對了,之前不是聽說嫁給丞相大人的是個傻子嗎,怎么一個傻子心腸還這么歹毒?”

    “那誰知道呢,最毒婦人心,可能覺得自己是個傻子,就不在乎別人的生死吧?!?

    “別說了,別說了,快吃,吃完了我還得回家給內子煎藥呢?!?

    幾人的聲音小了下去,但大廳里議論這事的人何其多,月展顏也就靜下心來慢慢聽。

    “昨天那些人里面,有死人嗎?”

    非花只是下的軟筋散,可不是什么害人的毒藥,過了藥效自然就沒事了。

    而昨天,她也是看著她們全部離開的,也沒有人告訴她有死人啊。

    “這個,奴婢也不知道,不過今天這些人說的話,跟昨天有些不一樣?!?

    昨天基本就是罵月展顏毒婦,惡毒之內的,并沒有撤出傻子一類的話來,更沒有提到丞相大人。

    琳翠把自己聽到的說出來,月展顏點點頭,這些人是想把輿論往她夫君上面引導啊。

    想起之前說夫君造反一事,這是有人想要舊事重提?

    這時候,非花也回來了,月展顏看向她,廢話壓低聲音道:“掖王是去見了清小姐?!?

    月展顏點點頭,沒有說話,而是叫她們兩個吃飯,只是,這兩人什么時候勾搭上了?

    前世也是月展清嫁給顧掖之后,兩人才狼狽為奸,而現在,呵呵,真有意思。

    太子想要安排人進掖王府做眼線,若是月展琳,說不定還真的照辦了,可月展琳不會嫁過去。

    那么月展清,她可不是一個好控制的人,月展清自身,可以說沒有軟肋,陳氏的死活,她不會關心。

    左右陳氏已經病入膏肓,月展清想要為自己謀的出路,就一定不會任人擺布。

    看來,這尚書府的棋子,是壓錯了呀,以為月展清那樣的人,會為尚書府著想嗎,那真是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不過,她也得給太子送份大禮才行啊,否則她這個‘眼線’,豈不是沒用了。

    思緒間,月展顏想了很多東西,吃,也吃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醉香樓的大廳里,來來回回也換了幾批人,而每個人坐下,沒過多久,都會提到月展顏。

    什么毒婦,什么官官相護,什么最毒婦人心,什么丞相只手遮天,說的有鼻子有眼的。

    月展顏越發的肯定,這些人想要借她的事,把之前流言說景寒遇造反的事給翻出來。

    背后,有人想要景寒遇死,如今,更是不惜一切代價了,可這,到底是誰傳出來的,月展顏不禁朝二樓看去。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5分彩骗局大揭密